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体育

旗下栏目: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

天墉城内一片祥和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3-16
摘要:爷爷是对了,以后就不要抱拳了,就和真爷孙一样。” “   “师叔,随风从小没有亲人,不知和爷爷怎么相处。”   “你看,你又叫我师叔,你就把我当你师兄弟就行了。”   随风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。
天墉城内一片祥和,各行各业兴兴向荣,说笑声、叫卖声、孩童嬉戏声此起彼伏。在一处院落外,一个白发老人和一名年轻人缓缓走来,白发老人满脸皱纹,身材显得有些佝偻,看起来有一百来岁,感觉一阵风就能将他刮倒。而年前人则飒爽英姿、 一表人才,与身边老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 
  白发老人往这处院子里张望了一下,又看了看周围的院落,对着身边的年轻人道。
 
  “随风啊,我看这里就挺好的,要不就住这里吧。”
 
  “是,师叔。”
 
  年轻人显得很恭敬,双手抱拳对白发老人鞠了个躬。
 
  “唉,我下山的时候不是交代过你了么?下山以后你我以爷孙相称。”
 
  “是,师叔。”
 
  “嗯?”白发老人对随风使了个眼色。
 
  随风抱拳道:“呃~,是,爷爷。”
 
  爷爷是对了,以后就不要抱拳了,就和真爷孙一样。”
  “师叔,随风从小没有亲人,不知和爷爷怎么相处。”
 
  “你看,你又叫我师叔,你就把我当你师兄弟就行了。”
 
  随风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 
  白发老人抬头看了下太阳,把额头上的汗擦了下,随后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框道:“有人么?”
 
  还没等屋里人回应,院落中的大黄狗先“汪汪”的叫了起来,过了一会,屋里走出来一个老头,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:“不知两位有何贵干?”
 
  白发老人把手里的木杖交给随风,抱了个拳道:“我二人从远处而来,需要在这天墉城中住上一段时日,不知老者这边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
 
  老头大量了一下两个人,思量了片刻道:“看你二人不是坏人,这个院里就我一个老头子了,你们来也好,刚好可以做个伴。”
 
  不等白发老人说话,随风抢先答道:“多谢老伯了,不知怎么称呼?”
 
  “我姓林,你叫叫我林老头吧。光顾说话了,太阳这么大,快快进来吧。”
 
  白发老人与随风步入院落,不知为何,随风居然觉得这个院子好熟悉。
 
  “林伯伯,这个院里就你一个人么?你的子女呢?”
 
  “我本来有一个女儿,名叫蝶舞。小女命苦,现在只剩我一个老头了。”说道这里,林老头双眼湿润,一滴眼泪随着皱纹的纹路滑了下来。
 
  随风见提到了伤心之事立马赔礼道:“是我言语不周,让老伯伤心了。”
 
  “无妨。”林老头指了指北面的房间道:“这本来是我女儿的房间,也空了很多年了,二位就住这里吧。”
 
  白发老人和随风共同抱拳道:“多谢!”
 
  二人进屋后随风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奇怪的感觉,想问问白发老人是否也和自己一样:“爷爷,我怎么觉得此处好像什么时候来过?”
 
  白发老人把草帽放在桌上,撑着自己的腰坐了下来,没有回他,只是“哼哼”的笑了两声。
 
  “爷爷,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  “天机不可泄露,这个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探索。”
 
  “好吧,那爷爷你到底为什么来天墉城啊?我们不是有大事要做么?”
 
  “我来此处有两件事,第一件,点化一个人。第二件,度化一个人。”
 
  随风听闻此言有点埋怨道:“爷爷又说这让人听不懂的话。”
 
  一晃过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二人什么都没做,每天就是饮茶下棋,随风坐在棋盘前不耐烦了。
 
  “爷爷,我们不是来办大事的么?这都一个月了,也不见你去办你那两件事。莫不是嫌山上清冷,来这城里玩耍了吧?”
 
  白发老人右手持棋子不慌不忙,“不急,还没到时候。”思量片刻右手落子。
 
  随风见状嚷起来:“又输了,不玩了不完了。”
 
  门外传来一阵踉跄声,一个少年倒在了门外,随风赶紧出门查看。只见少年身披金甲,浑身是伤,手中还紧紧的握着一杆金刚枪。
 
  “爷爷,你看这···”
 
  “赶紧先扶近来”,白发老人捋了捋胡子道。
 
  林老头给准备了金疮药,还有粥送了进来,随风赶紧接过答谢道:“多谢老伯,还未经过老伯同意就私自带人进来,还请见谅!”
 
  “不必客气,现在这世道,唉~能救一个是好事。”
 
  说完林老头也不多打扰,就回去了。
 
  第二天,金甲少年醒来,看了看自己躺在床上,又看了看四处很是奇怪。
 
  “爷爷,爷爷,快来,他醒了。”随风见少年醒来急忙呼唤白发老人。
 
  白发老人一副仙风道骨,金甲少年一眼便看了出来老人是个修行者,而且修为颇深。金甲少年用尽全力想要起身,被白发老人阻止了。
 
  “切莫起身,小心伤口。”
 
  “多谢二位搭救,只是我还有要事。”
 
  刚说完伤口就疼了,疼的少年不自觉的捂住伤口。
 
  随风看他重伤未愈还想做其他的道:“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,要不是我和爷爷你早就死了。”
 
  白发老人看了看立在一旁的金刚枪捋了捋胡子道:“九转金刚刃,你是五龙山第一代弟子吧。”
 
  “老伯好眼力,我叫金子霄,是五龙山云霄洞第一代弟子。前几日我和师弟奉师命下山历练,不想遇到了炼狱魔。那炼狱魔所习之法十分怪异,可将我等法术尽数吸收,半点也奈何不得,师弟也被其掳走,我怕去迟了师弟性命不保。”
 
  白发老人若有所思,点点头道:“嗯!你可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技能?”
 
  “晚辈愚钝,还请老伯明示。”
 
  “适合自己的技能才是最好的技能!你先休息几日,随后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 
  “可是我师弟···”
 
 
 
  几日后金子霄身体大有好转,迫不及待的去找白发老人,老人早已准备好。
 
  “你且随我来。”
 
  二人来到了桃柳林,白发老人也不在佝偻,挺直了身板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。
 
  “你且看好了。”
 
  只见白发老人双手雷动,引得天雷共鸣。
 
  “碎!”
 
  白发老人一掌劈向面前的巨石,天空中三千雷动聚集而下,似乎是受到了白发老人的引导,一同劈向巨石,巨石瞬间便成了粉末。
 
  金子霄看呆了。
 
  “这!这是什么法术?”
 
  “这不属于法术攻击,乃是利用法术将自己的力量提升。你就用这个对付炼狱魔吧,他吸收不了。”
 
  “多谢老伯,你受法解惑,晚辈本应拜师,无奈晚辈已经有了师门,就不可另入他门,不如老伯收我为记名弟子吧。”
 
  “你不属我类,终究入不得我门。你我也算有缘,这套技能就算我送你的。”
 
  说完白发老人就幻化成烟雾离开了。
 
 
 
  空中白发老人传声道:“去救你师弟吧。”
 
  白发老人回到天墉城,又变回了一个佝偻的糟老头子。随风坐在院落中端着茶杯一边饮茶一边调侃。
 
  “爷爷这第一件事就算办完了吧?什么时候办第二件事啊?”
 
  白发老人笑道:“你这小子也学会窥探天机了?”
 
  “哪有,是爷爷对此事上心了。”
 
  屋里突然一阵叮铃哐啷的响动,是林老头出事了。随风破门而入,看到林老头躺在地上,身边还有碎了一地的茶杯。
 
  “林老伯!”
 
  随风将林老头抱到床上,慢慢的放下,林老头胸前的纹龙佩滑落而出。
 
  “这是?”
 
  随风感觉有点熟悉,又有点陌生,伸手去摸那玉佩,刚一摸到玉随风就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失去了意识。不知是做梦,还是神识去了另一个地方,随风在“梦中”看到了林老头,还有他的女儿,是一位美丽的女子,名叫蝶舞。
 
  蝶舞身患重病时日无多,林老头听说山上有一种草药名曰长生草青年竟是随风自己。随风采到药以后将它放到林老头手里,见林老头无大碍且将要醒来就悄悄离去了。
 
  林老头看到手里的草药欣喜若狂,将她带回家中熬制成汤给蝶舞服下。蝶舞服药以后十分痛苦,忽然一位仙人降临,说蝶舞与他徒弟有三世情缘未了,可以救蝶舞一命,就这样将蝶舞带走了。与蝶舞有三世情缘之人正是随风,随风与蝶舞朝夕相处,渐生情愫,蝶舞病情加剧不久于人世。其师尊遂将蝶舞灵识封入随风身中,盼他日蝶舞灵识重醒再续前缘。
 
  一束刺眼的光芒射向随风,乍的随风睁不开眼。随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,而白发老人还是在院里悠然的喝着茶。不一会林老头也醒来了,他样子似乎他也做了个梦。林老头看着随风嘴角微动,欲言又止,将龙纹玉佩取了下来交给随风。
 
  “这是我女儿的贴身玉佩,就交给你了。”
 
  说完林老头下陷的眼眶湿润了起来,几滴老泪滑了出来。
 
  白发老人在屋外放下茶杯起身道:“随风,走吧。”
 
  “走?去哪?”
 
  “事情已经办完了,回去。”
 
  “可是···”
 
  白发老人看出了随风的意思打断道:“有缘自会再见,不必急于一刻。”
 
  随风不在执意,收拾了东西向林老头鞠了个躬就跟着白发老人离开了,林老头立在门口目送二人离开,直到再也看不见了,回到院子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了,蝶舞不在了,随风也走了。
 
  “姜师叔,你早就知道。”
 
  “你们两个情缘所绑,都是造化,你若能悉心照料蝶舞醒来也不枉你师傅南极仙翁所盼。”
 
  随风抚摸着胸前的龙纹玉佩,十分温柔。
 
  “蝶舞,我等你醒来。”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5 顶尖技术ws出租平台 各种种类平台出租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 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