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网络

旗下栏目: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

斩断这些牵连

来源:Admin5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3-17
摘要:忘情吗?我喃喃。心里却突然空落落的。似乎被挖了一个巨大的缺口。没想到我处在生死边缘的那几天,那几日迷迷糊糊的时光里,他在我身边。不知道他是怎样找到我,又是怎样快马加鞭带我去玉魄山的。无论我怎么努力,就是想不起来那些缺失的记忆。
我想到这样把他扔在这儿终究也是不能放心。便带着虎子踏上了行程。又不放心,便写了封信托一个赶车去洛城的马夫带给大哥。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,让我和他要再次靠近。只是这次,不管是为了恩情也好,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我都选择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虎子,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呀?”在路上休息的时候我看着一旁那张红彤彤汗涔涔的小脸。半年多了,他又长高了好多。在古代,这么大的年纪倒也不是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他起初有些纳闷,但很快便高兴起来:“我想上战场杀敌,我想成为大将军。”我有些诧异:“哦?你不想像你师傅那样行医救世吗?”他有些怅然:“我家里所有人都死于战祸。如果没有战争,也许我就不会是孤儿了。虽然治病可以救人,可我想要救整个天下。”

    一时骇然。我哑然失笑:“这些都是你舅舅给你灌输的思想吧。你说你想成为大将军,可曾见过大将军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认真起来:“见过,当然见过。虽然他没穿铠甲,可是我听师傅叫他大将军。真的很威严呢。”我的心一沉。原来言隐居然见过他。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,毕竟玉镯曾经就是他所有的。我随口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见过那位将军啊?`无`错`小说`.`Q`<”“就是上次师傅救娘亲的那次啊……”自知失言,虎子突然想起什么紧闭了口。而我又岂能任由他继续瞒我。心一直在下沉,仿佛在一个无底洞里,没有依靠,飘飘荡荡。

    我严肃地逼视眼前这个孩子,任由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终于他在我的威严震慑中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师傅让我不能说这件事。”虎子垂着头,一脸的为难。

    我声音缓和了几分道:“你师傅是基于那时候的情况让你承诺的。如今既然他已经把你托付给我,你就该听我的。此一时彼一时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你告诉我,小孩子家心里藏着那么重的心事会生病的,你说了师傅是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摸着他的脑袋,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那天那个大将军抱着娘亲来到这里求师傅救人,说娘亲中的毒只有莲心草能解。师傅当时不知为何见到娘亲后便说是故人。师傅答应救娘亲,唯一的条件是让将军服用蚀心水。”

    “蚀心水?”我的心一紧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有什么毒的。只是师傅拿莲心草的一小节根泡的水,经过师傅多年试验,据说有让人忘情的作用。师傅说他喝了以后会忘记自己的爱人,放下痴念。不过这话没有告诉他,师傅只吓唬他说喝了会有噬心之痛,但是为莲心草的引药,方骗他服下了。后来他跟着娘亲一起昏迷了,再后来一个侍卫样的人把他带走了。据说是回军中了。”

    忘情吗?我喃喃。心里却突然空落落的。似乎被挖了一个巨大的缺口。没想到我处在生死边缘的那几天,那几日迷迷糊糊的时光里,他在我身边。不知道他是怎样找到我,又是怎样快马加鞭带我去玉魄山的。无论我怎么努力,就是想不起来那些缺失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你师傅还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师傅后来自言自语说要让一切回归原点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样不是最好吗?斩断这些牵连,虽然我忘不了了,但少一个人卷入这莫名的劫数中便是一个。何况,和他没有任何联系,不正是我希望的吗?

    “虎子,待会儿我去买一匹马,娘亲带你骑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还会骑马?”

    “嗯,娘亲会骑马。”我想起那时候他在战场上救我让我坐在他的马上,呵,这样的回忆只是我一个人的了。

    又行了一些路,看到集镇,找到车马行,买了一匹马。这次因为是直奔战场,便没有再经玉魄山,少了很多迂回弯路。而我又因为挂念家中的孩子,骑起马来也是风驰电掣,直弄得虎子一惊一乍,好不羡慕。

    因着想他喝了蚀心水,便不会再记得我,我便想好了换回女装,只在脸上涂了些黑泥,又用头巾裹住了头。虽然曾今在这军营里险些受辱,但也却是特殊原因,想到这儿我的心里又有几分痛楚。

    来之前我已经从大叔大婶口中得知他们的儿子叫宋青。此行需得以其家眷的身份去探视他。作为多年离家在战场上马革裹尸的士兵,即便犯了死罪,在死之前见一见家里的妻儿应该还是有这个权利的,相信军中的兵士也会给与理解和通融的。

    我在离军营比较远的地方,便下了马。找到附近一处灌木丛生的地方将马系在那里,又在不同方位看过确定不容易被发现才放心。

    蹲下身对虎子说:“咱们现在要去看宋青叔叔,不过娘亲要假扮他妻子,你就是他的儿子。待会儿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道:“如果看到你崇拜的将军,也不要跟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牵着虎子走向军营。见了守卫的哨兵,略施一礼道:“军爷,民女乃是前锋兵宋青的妻子,听说我夫君犯了大罪,想来见他最后一眼。烦劳军爷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那宋青的小娘子,这小子,还一直说他没成亲呢。可是,没听说他犯了死罪啊。你是不是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闻此话自然很是欣喜,可没见到本人心里还是不踏实,便烦请那位爷带我去见宋青。

    哨兵不能擅离职守,便招呼来另一个小兵带我们进军营。

    想想这是我第三次来到军营,却也是最后一次了吧。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还是很注意遮掩自己的脸,虽然他是忘记了,可军营里保不准还有别人认得我。要是穿帮了可就不好办了。也许将军派他去执行什么特殊任务了吧。”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Google+发展存疑:主管冈多特拉将离职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5 顶尖技术ws出租平台 各种种类平台出租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 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电脑版 | 移动版